GET THE BIGGEST FIRE

[14]

「……哥,哥,快醒醒,要遲到了!」信也搖著拓也,然而心裏卻說道:要起得來是不可能的事。

果然,拓也輕哼一聲:「嗚……渾身酸痛……」

「哥哥你今天就在家休息好了,我會幫你請假的。」信也離開房間把門帶上了。

(呃,拓也沒來? |||| )輝一輝二看著拓也空蕩蕩的座位,心想:壞了,昨天玩過頭了 ||||

一到午休時間,雙子便迫不及待地沖來找信也。

「信也他已經出去了。」信也的同學告訴他們。

雙子無奈地對望一眼。昨天輝一雖然先回家了,可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他大概猜到了。可是他沒法像輝二那樣打回去,因為……畢竟……理虧在他……( saya :但是,創造機會的是信也,所以輝二應該去找信也算賬才對。不過,估計輝二不敢……)

輝二冷冷地盯著輝一,開口道:「我還是想把你再狠狠揍一頓!」

輝一感到昨天輝二打他的重拳還在隱隱作痛,緩緩地回答:「我不是說過了嗎,拓也跟誰在一起,是要由他自己決定。」

「……!」輝二最沒把握的也正是這一點。現在拓也明顯還是很怕他,這恐怕是他告白多少次都沒有辦法消除的。而如果再繼續緊逼,拓也可能就會因為害怕而轉投輝一的懷抱了。他只有用力哼一聲。

二人不甘示弱地互相瞪著,周圍的空氣一片電閃雷鳴,沒有人敢靠近。

「喂,喂,你們兩個,不要妨礙他人進出。」信也老遠就看見這兩個氣勢洶洶的傢夥堵在他的教室門口。(果然來了……)

「拓也現在怎麼樣了?」雙子顧不上理會信也的嘲諷,異口同聲地焦急問道。

信也漫不經心地瞥了他們一眼,愛理不理地答道:「他怎麼樣你們心裏最清楚。」說著頭也不回地往外走,二人急忙跟上。

「拓也他……有沒有說什麼?」輝一不安地問道。(他會因為這樣就討厭我嗎?)

「他說這樣子他很為難,你們給他造成很多困擾,而且要二選一也太困難了。」信也停下來意味深長地看了二人一眼。

輝二立時反駁道:「拓也不可能會說這樣的話!」

「沒錯,這話是我代他說的。」信也馬上就承認了,「可是有錯嗎?」

「呃……」雙子不得不承認,事實確是如此。

「老實說你們一個一個來煩我哥我很火大,他現在每天回家都喊累,難道不是你們造成的?」

「又不是只有我們!」輝二嘴硬,「小泉和友樹也有份!」

「所以,走啦。」信也又繼續向前走。

「去哪里?」

「去看好戲啊。」信也不緊不慢地道,「他們兩個在學生社辦杠上了,應該會很有趣才對。」信也剛才出去,就是忙的這個。

「對了,」信也回頭看了他們一眼,「如果你們願意幫我的忙,我哥那邊——說不定我還會幫你們說幾句好話。」

「要幫什麼?」

「整人呀。」信也勾起一抹笑容,「把那兩個煩我哥哥的傢夥湊在一起。」

「咦咦咦——?!」

所以,他們的道行比起信也,還差了一萬年呀,挖卡卡卡。

--------------------------------------------------------------------------------- 2004/07/07 09:57:51

好啦,我也熬出來了!不能總是我一個人寫陰謀詭計,我光是想《鑰匙》就夠頭大的了……

不過話說回來,果然是沒人能整得了信也呀 = =

神原信也小同學,看在我也叫「神原」的份上我拜你為師好不好?你教我怎麼寫整人啦(淚)
[15]

  雙子跟信也一夥三人才剛走到學生社辦那一條走廊,就聽到從裡面傳來的叫囂聲音 ……
「我是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可是輝一未免也太過分了吧!」小泉的聲音傳來,然後接著是友樹的回話,看起來他們好像越吵越大聲 ……
   「唉呀唉呀,你們在做什麼?」信也懶洋洋的推開門走進學生社辦,馬上成為小泉跟友樹下一個發飆的焦點 ……
   「喂!信也你是什麼意思!」小泉很沒形象 ( 或許本來就沒有? ) 的指著信也的鼻子叫著。
   「對嘛!好歹你也是拓也哥的弟弟耶!」友樹接下小泉的棒子說著。
   「嗯 …… 一搭一唱,氣氛還不錯嘛。」不管現在室內是不是充滿了火藥味,信也還是一派悠閒,漫不經心的說著,然後打開筆記本在上面又寫下幾行字。
   「欸,友樹,別這樣啦 …… 」輝一拉住了發飆的小熊。話說回來──自己爲什麼老是要挨別人的怒氣呀?「輝二,你也幫幫忙啦。」在這樣下去學生會辦就毀了 …… 好歹是學生會長的輝一悲慘的想著。
   「不要。」我為什麼要聽你的?別忘了我還在生氣,我真的很想打你一拳,不,不止一拳。輝二靠在另一旁的牆上,好整以暇的看著這場世紀末大混戰。
   「好了好了,你們別吵了。」一切的罪魁禍首信也又像老牛拉車一樣的再次開口「現在似乎不是你們吵架的時候喔?織本泉小姐跟冰見友樹先生。我建議你們現在去走廊上的公佈欄看一下。」信也在筆記本上匆匆寫下幾筆後再次將它合上。嗯,算算時間,中午了,哥也差不多該起床面對現實了。信也眼中閃過一道光芒,只不過沒人注意到。
   「什麼?」小泉愣了愣。
   「我說兩位,與其問我發生了什麼事不如 …… 自己去看看?」信也指了指背後的門,小泉跟友樹兩個人立刻衝了出去。天曉得他們看到後會有什麼反應呢──真是有趣。要不是自己還有事要辦,他真想現在趕到現場去看看。信也事不關己的想著。
   「呃 …… 信也?」輝一小聲的說著,好奇怪呀 …… 信也最近怪怪的,看起來好可怕。
   「對了,輝一跟輝二,你們不是要找我哥嗎?他現在應該差不多起來了。要不要去看看?」
   「可是 …… 」
   「如果錯過這次機會 …… 我可不敢保證哥哥會不會一氣之下就不理你們兩個囉 ˇ 」信也說完就自顧自的走出去。反正我已經給了你們兩個同等機會,再來──就不是我可以決定的了。
=========================
   現在轉回小泉跟友樹這邊 ……
   「這是什麼!」小泉看著公佈欄貼滿一大面的佈告,氣的衝上去想把它撕下來 ……
   「喂喂喂,織本學姊 ˇ 你可不能破壞了我精心設計出來的公告版耶!這可是我昨天熬夜到一點的成果!」 ( 比 saya 早睡喔 ˇ<= 故意低 )
   「呃!千晶!這是你做的!」友樹的叫聲從另一邊傳來,奏起驚愕交響曲 ( 笑 )
   「對呀 ˇ 不錯對吧?保證內容夠勁爆。」千晶笑了起來,在全校學生面前相信他們也不敢作什麼事情。
   信也辦完了他口中的正事後,慢慢的踱了過來。慢慢的在一旁欣賞著千晶那一大篇幅的「傑作」 …… 不錯,不愧是八卦社社長呀 ……

…… 全蘿莉控爲之瘋狂的織本泉,所有正太控未知瘋狂的冰見友樹 ……
  喔喔,千萬別錯過了!傳說中的姊弟戀呀!特派記者千晶為您報導 ˇ
================
( 神原家 )
…… 哥,等一下中午輝一跟輝二會來找你,信也 ……


   「 …… 信也?」拓也轉了轉身,仰躺在床上,兩手放在頭上靜靜的凝視著地板 …… 不知道在想什麼 ……
================ 2004/07/07 13:42:44
好啦, SAYA 想K我就 K 吧....我不會反抗的....)_(

[16]

看著雙子匆匆離去的身影,信也好整以暇地雙手抱胸走回到看得到公告欄的地方。這時,千晶也像從地底冒出來一樣出現在信也面前。二人交換了一個可疑的微笑,同時伸出了手。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這樣一來,我的八卦週刊的頭條就不愁了!」千晶喜上眉梢,「而且我還要寫追蹤報導、背景新聞、幕後花絮,還有採訪跟投票,實在是太棒了!……對了,信也,你為什麼要提供這條消息啊?」

「我高興。」信也看千晶一個人已經能鎮住小泉跟友樹,決定回家去看看。

「可是……這樣一來,你到底能得到什麼啊?」

「我就是瞧這兩個不順眼。」信也不想再跟這個大喇叭答腔,轉身就走。

「我剛才聽見那兩個人要去看你哥哥,是不是有什麼內情啊?」千晶憑著野生的直覺( = = )緊追不捨。她對於輕易就把小泉根友樹操控於股掌之間的信也簡直是崇拜得五體投地了。

「我警告你,這件事不准再提聽到沒有?」信也呼地一聲轉過來指著千晶陰惻惻地道,「不然惹火了我你就別想你的校刊再辦下去!而且,我也不能保證你不會出什麼事情!」(我幹嘛跟這個女人浪費這麼多時間!)信也頭也不回地向家中走去。

「哼,凶什麼凶嘛……」千晶不服氣地道。(不過沒關係,你就算不告訴我,我也會想盡辦法知道,這篇報導我絕對會寫出來的,哇哈哈哈哈……)

神原家門口,雙子正焦急地按著門鈴。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門鈴響了一聲又一聲,可就是沒人來應門。

(出了什麼事?)輝二看了輝一一眼,有些不情願地道:「輝一,你打個電話進去,我的行動電話沒帶出來。」

輝一撥了神原家的號碼,可一樣是沒人接。

「怎麼辦?事情好像嚴重了……」輝一擔憂地道。

「好,我來撬鎖。」輝二開始把帶著的鐵絲拿出來。( saya :啊啊啊啊,擅自撬別人家的鎖是犯法的! ||||| 某蘭:那他撬學生社辦時你又沒意見?真是沒有公德心的傢夥……)

「喂喂,我是叫你們來看我哥,不要來搞破壞好不好?」信也一回到家門外就看見輝二的危險動作,不悅地道。

輝一急忙道:「那是因為按門鈴和打電話都沒人應……」

(咦咦,不吵了呀?)信也意味深長地看了他們一眼,十分滿意地笑了笑:「是‘不能應'呢,還是‘不願應'呢?」他開了門讓二人進去。正當雙子欲直沖入拓也的房間時,信也伸手攔住了:「等一下,我先提個條件:在我哥哥面前你們不得吵架,也不得做讓我哥哥為難的事情,聽到沒有?」

輝一立刻道:「好,我答應就是了。」輝二則冷冷地盯了輝一一眼,接著看向信也,雙唇緊緊地抿著,不願作答。

「輝二,我知道你心裏不服氣。」信也道,「可是你也別忘了決定權可是我哥哥的,他要是以後不肯理你了也別來求我。」(咽不下這口氣?真是個嘴硬的傢夥。不過放心,治住你的辦法我還是有的……)

「拓也!」「拓也!」雙子一沖進拓也的房間便呆住了——

「呃……」

跟他們所想的躺在床上休養完全不同,只見拓也正穿著睡衣頭髮蓬亂地呆坐著玩遊戲,身旁還堆放著不少零食以及吃剩的包裝袋,看起來起床也有好一段時間了。

「哦,你們來了啊。」拓也一點也不意外地打著招呼,好像之前完全沒有發生過什麼事。這是當然的了,因為除了字條之外,信也剛剛又打電話通知了拓也。

「你們的茶。」 無聲無息地進來又出去的信也又把門帶上。

(事情越來越有趣了呀……)信也站在門外看著,手裏的筆記本已是嚴陣以待。

-----------------------------------------------------------------

總覺得這個接力裏的配對越來越多了……我想信也應該是瞧不上千晶,不過……難道還有人可以煞得到信也麼? = =

雙子的氣氛有所緩和了,就這麼發展下去吧。

[17]

「拓也 …… 」輝二跟輝一互看了一眼後分別坐到拓也的兩旁。 (ryu :不能吵架不能吵架 …… 唸給自己聽 ……)
   「你們怎麼了嗎?」拓也一邊說著一邊結束掉手上的遊戲,將線收起來。
   「呃──」輝一跟輝二互看了一眼後,選擇繼續保持沉默。
   「嗯~你們今天怪怪的。」拓也站起身來往外面走去。
   「拓也?」輝一開了口。
   「我出去洗手。」說完,就把門闔上。
   「呼 …… 」走到房間外的拓也不禁呼了一口氣 …… 老實說,雖然信也跟他講了那麼多,可是這件事 …… 他還是不知道要怎麼辦。他喜歡輝一體貼 ( ? ) ,也喜歡輝二的霸道,所以 ……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 ……

===============================

   「 …… 喂喂!小泉你要拉我去哪裡!」友樹不滿的發出抗議聲,剛剛在走廊上小泉突然沉默的一會兒,然後突然轉過身,拉了他就跑。到底是怎麼回事呀!
   「你沒注意到嗎?」一邊往校門跑去,小泉頭也不回的扔下了一句話。
   「嘎?注意到什麼啦?」
   「輝一跟輝二都不見了啦!」
   「咦?」對喔!
   「所以說,你不覺得有哪裡怪怪的嗎?」
   「嗯?」
   「厚!被你打敗!算了算了,我要先去把他們兩個人找回來!」小泉一邊喊著一邊跑著,照她的推測看來 …… 輝一跟輝二應該是在拓也家沒錯,如果是這樣 …… 那事情可就大條了,依照他們兩個之前的行為判斷起來,小拓拓不死也被他們整掉半條命~!
(RYU :他有半條是你整的吧? )
   「呀啊~~小拓拓你要等我呀~~~~~」小泉一邊叫著,一邊拖著感覺有點 …… 不,是非常哀怨的友樹。爲什麼我要跟著你一起跑啊──

===============================

   「呵呵呵 ˇ 我聽到好東西了──」在小泉和友樹走了之後,在校門旁的樹叢裡,突然傳出了一陣聲音「這可以做我下次的頭條──喔呵呵喝呵!」從樹叢裡走出了一名女孩 …… 沒錯,她正是千晶!
   「看來這就是信也最近奇怪的吧~嗯 …… 真是太有趣了 …… 」
   「我一定要抓到這篇頭條!讓神原信也那傢夥瞧瞧我的厲害!」

===============================

   「輝一,輝二,你們要不要吃點東西?」回到拓也這邊,他拿著羊羹走進房間裡「拿去。」
   「嗯,拓也,謝謝。」
   「謝謝。」
   「那──輝一跟輝二你們是要幹什麼?」
   「啊?」
   「你們特地翹課來找我應該不是因為要吃東西吧?」雖然信也是講過,但是他還是希望聽他們自己講,所以──請他們自己說吧。
   「 …… 拓也 …… 」
   「好吧,我聽你們說,要說什麼全說出來吧。」拓也在他們旁邊坐下「我不知道你們到底要做什麼,不過現在我就在這裡聽,你們想講什麼一次說出來吧?」
“ 我不知道你們到底要做什麼 ” …… 天呀 …… 這世上有比拓也更遲鈍的人嗎 …… 「拓也 …… 你 …… 」真是超.遲.鈍!輝一跟輝二同時在心裡大嘆了一口氣。
   「拓也,你聽著,我 …… 」輝一正襟危坐的做到拓也面前,一副好像正經過分的開了口。
   「等一下,應該要我先說吧?」輝二叉了口。憑什麼每次我都要先讓輝一!顯然他現在忘了剛剛才答應信也的條件。
( 輝二:我又沒吵架!我只是 ” 表達意見而已 ” ! )
   「 …… 好吧 …… 那你先講。」
=================================================== 2004/07/12 19:05:25
還真是一波三折 ˇ 禮拜五被我媽拖去學瑜珈 ...... 對於不愛動的懶 RYU 來說簡直是地獄 .... 被操的剩四分之一條命而已 ....
然後禮拜六因為我弟被禁小電 , 我也跟著倒楣 ......
後來禮拜日 ..... 我爸帶我上臺北看電腦展
真是忙忙忙呀 ..... 結果完全沒碰電腦 ......( 笑 )

=========================
   「拓也」輝二走到盤坐著的拓也面前靜靜的蹲下身來低頭望著拓也。
   「 …… 啊? …… 嗯?」拓也看著輝二的臉離他越來越近 …… 越來越近 …… 奇怪,心總覺得緊緊的 …… 好奇怪喔 ……/////
   「拓也,我愛你。我一直很喜歡你。」輝二的眼神看起來很認真。拓也想起來,輝二的眼神一直都是,一直都是很認真的這樣注視著他 ……
   「唔 …… 」拓也緋紅著臉,轉過頭去「輝.輝一 …… 你不,不是也有事要說 …… 」褐色的眼眸怯怯的望著輝一,不過拓也不知道,不知道他希望輝一怎麼做 …… 輝二跟輝一 …… 兩個相似卻又完全不同的人,卻一樣的 ……
   「我 …… 」輝一先轉頭看了眼輝二,然後繼續說下去「我也喜歡你,拓也。雖然我不知道要怎麼說,但是我是真的很喜歡你的! ///// 」
   「輝一 …… 」拓也輕輕的說著「其實我 …… 我是很喜歡你們兩個的 …… 所以我 …… 我不知道 …… 真的很對不起,所以我希望你們讓我想清楚可以嗎?」
   「拓也 …… 」  

「嗯,我知道了,那,我會等你的,一直等你的 …… 」
===============================
   「喂喂喂!小泉!你到底要去哪裡啦!不要跑這麼快!」友樹一邊跑著一邊叫著,好累喔!幹麻跑這麼急?不能休息一下嗎?
   「喂喂喂!等一下~」一個看起來像是高中生的傢夥擋在他們面前「小孩子不去上課在這裡做什麼?」
   「你少管我們,我們有事要做!」小泉不客氣的回了口,不要擋她的路!
   「喔喔喔.講話這麼不客氣呀 …… 會有報應的喔,小女孩!」他抓起小泉「嗯 …… 哥哥想跟你們借點錢來花花,你們不會拒絕吧?嗯?」
   「我警告你放開我聽到沒!」小泉往他腳上狠狠採了一記「像你這種想找本小姐麻煩的人我根本不放在眼裡!」
   「你這個小孩!」
   「你放開小泉!」友樹叫著說,同時往他撲了上去。
   「你!」
   「友樹!」
   一陣慌亂下,友樹被弄倒在地上,手臂擦破了一大塊「唔!」
   「你這傢夥!」
   「喂喂喂!你們在這裡做什麼!」附近正巧有人經過,叫著他們三個。
   「嘖,你們以後給我小心一點!」
   「哼!」
   「友樹!你沒事吧?」小泉用手巾沾了沾水,擦著友樹的傷口。
   「嗚──很痛耶!小泉你很暴力!」
   「你.說.什.麼!」
   「啊──痛啦!」 >0<
   「哼,那你還在那裡逞強!」小泉一邊說著一邊看著友樹,看來他還是有點像男孩子的樣子嘛~小泉笑了笑,這傢夥還挺可愛的嘛。
=================================== 2004/07/12 19:09:07
喔喔 , 我全佈完線了 .SAYA 要接什麼請便吧 ˇ( 笑 )
啊啊 ..... 頭好昏 , 然後 , 今天早上沒上網的原因是 .... 數據機壞掉 ˇ( 笑 )
還好一下子維修工人就來了 , 要不然我今天可不能上網了 ......

[18]

「……結果果然還是什麽進展也沒有啊……」信也站在門外,往他謎一樣的筆記本上記了下來,臉上一點意外的神色都沒有。他,神原家的次男神原信也,平生最大的樂趣,就是研究他的遲鈍程度已經到了令人無力的地步的哥哥拓也。( saya :呃……好像……有點像不破對將……?但是,信也可愛在哪里啊…… |||| )不過,研究是一回事,誰要是想動他的哥哥,那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這時,神原家突然傳來了暴風驟雨一樣的門鈴攻勢,同時電話也炸雷一樣地響了起來。信也走到電話前一看來電顯示便哼了一聲掛斷了,還把電話線拔了出來。電話是千晶打來的,信也自然是用膝蓋也想得出她會說些什麽東西。

(急什麽急趕投胎啊?)信也慢吞吞地走去開門,一面考慮是不是要給自家的鐵門接上高壓電。今天一個要撬鎖一個又虐待門鈴,簡直不把禮貌修養當回事。不過,要期待這些傢夥有禮貌恐怕也是徒勞的……

「輝一呢?」「輝二呢?」

「小拓拓被他們怎麽了?」

「拓也哥哥最後說喜歡誰?」

「 !@#$%^&*~ ……」

信也堵上耳朵,用那種急得死蝸牛的語氣對著如狼似虎的小泉跟友樹慢條斯理地道:「我一次也只能回答一個問題。」看見友樹身上被包紮得很不專業的傷口,他暗自點了點頭。(不錯,經過那群人一嚇,果然有進展。這個方法雖然老套不過還是很有效……)

小泉畢竟比較關心輝二跟拓也的進展,她搶上前一步劈頭就問:「輝二告白成功了嗎?他有沒有得到我的小拓拓?」

(我哥哥什麽時候又變成你的啦?)信也不悅地看了她一眼:「無可奉告。」

「拓也哥哥才不會喜歡那麽凶的人!」友樹也一下子進入戰鬥準備,「他一定是選了輝一對不對?」

(如果現在讓他們闖進去,剛剛緩和過來的局面又不知會亂成什麽樣子。他們兩個在門口就已經夠吵的了)信也於是一步也沒有退讓地堵在玄關,冷冷地道:「現在你們不能進去。」

「爲什麽?!」小泉跟友樹異口同聲地抗議,全然沒想到他們是異乎尋常的默契(笑)。

「因爲這裏是我家,我哥哥現在沒有心情見其他人,所以我負責擋掉不必要的應酬。好了,再見。」信也無視二人憤怒的叫聲,就要把門關上。

「對不起,打擾了 ~~ 」一個活潑得過分的聲音響了起來,令信也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十分難看。我們的傳播業優秀人才千晶同學笑吟吟地從信也沒來得及關上的大門外走了進來。她故作意外地道:「哎呀,織本學姐、友樹,你們也在這裏啊?」

「你到我家來幹什麽?」

雖然信也的聲音冷到足以殺死夏威夷海灘上的遊客,可是八卦的決心和同人女的熱血足以令乞力馬紮羅的雪在夕陽下沸騰甚至昇華的千晶卻渾然不覺地道:「哎呀,一個好記者就要無時不刻地關注新聞、追蹤線索嘛!」( saya 一心情不好就會寫這種胡攪蠻纏的句子 = = )

「……今天私闖民宅的人還真是多啊。」信也的聲音已經預示著將有風雨大作。

「你就大人有大量,不要計較那麽多嘛!讓大家知道更多更好的新聞,是校報記者義不容辭的職責啊。」( = 讓大家知道更多的緋聞,是八卦中心千晶的本能跟天性)

雖然信也跟千晶一個喜怒不形於色一個笑 靨 如花 , 但在空氣中劈啪作響的電火花跟彌漫著的濃濃的火藥味預示著今天即將開始第三輪的 GET 、 THE 、 BIGGEST 、 FIRE !

「你們大家……爲什麽都站在門口不進來?」仍是身著睡衣頭髮蓬亂的拓也站在信也的身後呆呆地問。而輝一輝二同時無奈地在心底長歎一聲。(就知道……)

小泉、友樹、千晶看見拓也的這副樣子,同時震驚得睜大雙眼,一時說不出話來。過了幾秒鐘,三人又都同時指著拓也跟雙子,連聲道:「你、你、你們……」

「好了,你們可以進來了。」信也看著拓也一臉的不解跟雙子的無言以對,決定不去浪費口舌解釋小泉他們的誤會。

(到現在爲止一切都還在可以控制的範圍之內,只是千晶那個既愚蠢又煩人的大喇叭也跟過來,實在有點麻煩……看來不先搞定她的話,事情就難得收拾了……)信也慢慢地盤算著。誰也別想打亂他的計劃,也誰都不能對他的哥哥不利,這就是神原信也的決心。

--------------------------------------------------------------- 2004/07/15 10:48:47

這一集完全變成信也的個人秀了……不對,是一個頂著「神原信也」這個名字的通靈生物存在的專版……唉唉,信也啊,你比較像是 saya 的兄弟啦……(某蘭:還不都是你寫的…… = = saya :……那,當初命令我讓信也有能力同時整到所有人的,又是誰呢?)

RYU 同學布下的線我一條不漏全接了,但也……一個都沒有誠意解決……挖卡卡卡

[19]

========================
   信也靜靜的打量了一下現在坐在客廳裡的所有人,裡面有理所當然這個家的另一個主人,看起來一臉呆呆樣卻不知道在想什麼的神原拓也 (RYU :一我看他大概沒想 ) ,還有理所當然坐在拓也身邊,表情嚴肅的讓人家以為有什麼大事發生一樣,同時像柱子一樣擋著拓也的雙子,源輝二跟木村輝一。
   再來,分別坐在另外兩個沙發上隔著桌子互瞪的小泉跟友樹。不過不曉得他們有沒有注意到,他們看往對方的眼神裡還多了點其他東西 …… 信也再次拿起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的筆記本添了幾行。
「喂喂,你寫了些什麼呀!」沒錯,還有現在他最不想見到的人,千晶。
(RYU :對了,千晶全名叫啥呀? )
   「這與你無關。」冷到最高點的語氣,但是似乎還是有人搞不清楚狀況。
   「啊~這裡面是什麼秘密呀?有當校園頭條的價值嘛!啊?告訴我告訴我嘛!」千晶死纏著信也不放,真令人擔心呀 …… 才怪。
(RYU :她被打死活該。 )(RUU :你真沒同情心。 )(RYU :不需要。 )
   「妳很煩,請妳出去,這裡是我家,不歡迎妳。」
   「耶~你要趕我出去?這可不行喔~你不怕我回去後把你的秘密跟拓也學長這裡的事整理成超大篇頭條嗎?嗯?」千晶揮了揮手上的東西。
   「那是 …… 」這女人!
   「沒錯,錄音筆喔~那時候講的話要不要我放出來聽聽呢?信.也.同.學?不知道小泉學姊他們會怎樣呀 …… 哼哼。」
   「妳 ── 」沒想到還留了這麼一手 …… 在事情解決前一定不能讓他跟千晶設計過友樹跟小泉這件事曝光 …… 看來 …… 得給他點下馬威,讓他知道神原信也不是好惹的。「好吧,妳跟我來。」
   「我.要.待.在.這.裡!」
   「妳光待在這裡也搞不清楚狀況,要我跟你講一切嗎?還是 ── 」信也揮了揮手上的本子,一臉挑釁的說著。
   「我知道了,去就去嘛。」千晶哼了一聲,就這麼跟著信也走到了樓上。
   「好了,礙事的人走了,可以講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了吧?」小泉兩手抱胸,氣勢逼人的瞪著坐在沙發上的輝一。
   「這 …… 」輝一看了眼拓也跟輝二,幫忙講一下話啦 ……
   「這不關你們兩個的事。」輝二淡淡的開了口。話畢.看了輝一一眼。
   「輝二你怎麼這樣講!」友樹拍了桌子站起來「我們也很擔心拓也哥呀!」
   「小泉,友樹,我沒事啦。」在一旁一直沒開口的拓也揉了揉眼睛的說著。唉 ── 還是很累,在回去睡一下好了「那我先去睡一下喔。」拓也就這樣站了起來,往樓上房間走去。
   「喂喂!拓也!」
   「拓也哥!」
   「拓也!」雙子看了小泉跟友樹一眼後也跟著拓也走上樓去。
   「喂!」小泉站起身來,這些人怎麼都不聽人家說話呀!真是!
   「那,我們該怎麼辦?」友樹問著小泉。
   「 …… 先在這裡等吧 …… 」

===============================

   「拓也 …… 」雙子坐在床邊看著一進到房間就撲到床上呼呼大睡的拓也
  「嗯 …… 讓我睡一下 …… 輝一 …… 輝二 …… 」
   「真是的,這傢伙 …… 」輝一跟輝二互看了一眼,不禁笑了出來,這小子,真是長不大呀 ……
========================= 2004/07/15 11:00:43
卡文中的RYU...... ( 淚 )

[20]

千晶隨信也走了出去。待信也把門關上之後,千晶得意洋洋地道:「好了,你可以把事情都告訴我……」話音未落,她咚地一聲倒在地上,背後是冷冷地揚起一記手刀的信也。 [ 某蘭:……你幹嘛那麼應付了事啊? Saya :既然 RYU 都說了「她被打死活該」……煩人的傢伙就該是這種下場!(吼) ]

「哼,就憑你也想跟我鬥?」信也迅速地處理掉那該死的錄音筆。他剛要走出去,心中忽地一動,伸手把千晶的包拿了過去,嘩啦一聲把裏面的東西全都倒了出來。

「針孔攝像機、竊聽器、示波追蹤儀……這個女人腦袋進水了嗎?她真以為自己是 FBI 啊?」信也一面處理那堆匪夷所思的東西一面低聲咒駡,頭上冒出三條黑線。聯想到前一陣千晶不知怎樣變出來的校園裏滿天飛的小泉的照片副本,信也實在不知該如何評價這個千晶。

(對了,說不定她身上還有……)信也轉過去就要搜她的身。然而在手快要觸到千晶身體的一刹那,信也突然意識到,即使對方是千晶,這樣做好像也是不應該的。(這是什麼邏輯 = = )

信也的手就那樣停在半空,猶豫了半晌,忿忿然吼了起來:「所以說女人該死地全都是一群麻煩的東西!」可是罵歸罵,搜身終於還是沒有搜。

我們先把自尋煩惱的信也跟千晶(笑)放在一邊,轉過來看看一群人自顧自走掉以後被留在樓下客廳裏的小泉跟友樹。

「混賬,這就是你們神原家的待客之道嗎?」小泉一巴掌拍在茶几上也吼了起來。她不但關心她跟友樹來之前輝二跟拓也做了什麼,更想知道他們到樓上去之後會怎樣。可是她也非常明白如果現在上去鐵定會被輝二不客氣地趕出來,所以……她也只能窩在下面講兩句氣話罷了…… = =

「算了,小泉,現在大家都有自己的事要忙,我們可以在這裏等一等嘛。」友樹照平常來說也應該非常關心輝一跟拓也的進展才對,可是卻不知為何居然勸起小泉來了。他是有點覺得……其實……兩個人呆在這裏也不錯……

「那你就一點也不關心小拓拓的抉擇?」小泉急道。但話一出口她馬上想到:我幹嘛擔心起這個小鬼來了!

「……關心呀。不過,現在既然什麼也不能做,就只有在這裏等咯。」友樹已經不大著急了。反正他剛才看見輝一輝二居然奇跡般地沒打沒吵一致對外,所以也大概覺察出點什麼了。

「……好吧,那就等吧。可是如果等下他們下來還是什麼也不肯說的話我就撕爛他們的嘴!」小泉難得地沒有強出頭,只是惡狠狠地補了一句。大概也是覺得……這樣也不錯吧……

…………………………………………

「……你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啊?」小泉下意識地轉過頭去,結果發現友樹也往這邊看過來,馬上心虛地道。

「我哪有在看你,我在看他們有沒有下來啦!自作多情!」友樹極力否認。

「哼!」兩個人同時背過臉。

「……」

「小鬼,我問你!」小泉開口了,問的是她現在很想知道的問題,「……你究竟有沒有把我的照片放在書包裏?」

「我……」這本來是澄清事實的大好時機,可是友樹卻不是很想回答。

「喏,拿去!」小泉看向旁邊,拿出一張自己的照片遞過去。

「……這是幹什麼?」

「你帶的那張把我照得太醜了,要帶也應該帶這張!」

…………………………………………

-----------------------------------------------------------------------------------------------------------

其實本來可以一次解決兩對的,但是……

saya (試探性地):我跟 RYU 打算寫信也 X 千……

某蘭(立刻叫起來):不得!!!誰也不得動我的信也!!!

所以啊, RYU 你自己寫信也 X 千晶吧,我不敢 T_T ……至少……你寫的話,,不會被她直接殺到家裏逼你改回來…… 2004/07/18 11:26:37

[21]

  在拓也的房裡,瀰漫著一股緊張的氣氛 …… 雙子依然坐在地板上,依然沒有人開口,而小拓則是窩在床上打盹 ……
   「喂 …… 」令人意外的,先開口的竟然是輝一 ──
   「啊?」輝二回了一句。
   「吶,輝二,我們現在要在這裡等拓也醒來嗎?」
   「嗯 …… 應該吧 …… 」
   「那,我先下去一下。」
   「欸,小泉跟友樹他們也在樓下耶。」
   「放心放心。」輝一一邊揮著手一邊走下樓去。
   「 …… 真是 …… 那,現在,你也可以醒來了吧?拓也?」輝二將視線轉向床上的拓也,他現在不是在睡覺,而是半坐在床上,兩眼也點無神的望向輝二。
   「呼哈 ── 你怎麼知道我沒睡?」
   「當然知道囉。」輝二邪笑著往拓也走去,坐在他身旁吻上了他。
   「我看過你上次睡覺的可愛樣子啊。」笑著,意指上次的 ──
   「喂! //// 」拓也拍掉輝二的手,氣嘟著嘴轉過頭去「哼!」
   「好啦,別氣了?」伸手一攬,將他攬回懷裡,細細的吻著他「拓也?」
   「唔 …… 」拓也紅著臉轉過去,但是他不否認,被這樣抱在懷裡還挺舒服的就是 …… 「輝二 …… 我 …… 」
   「嗯?」將頭擱在拓也頸窩,像是撒嬌的蹭了蹭。
   「喂,很癢啦!」拓也扭著身躲著,一邊掙扎的說著,不過聲音裡多了一份甜意。
   「好啦,還氣?」
   「沒啦!不氣了啦,放開我!」
   「不行 …… 你聽起來沒有嘛 …… 好,那我要更努力讓你消氣~」輝二一手從口袋裡拿出一樣東西「來。」拉過手指套上。
   「嗯?」拓也愣愣的望著手指上的銀戒「輝二 ── 」
   「我喜歡你,拓也,不管你的答案是什麼我都會繼續喜歡你的。」
   「輝二 …… 」不管答案是什麼 …… 嗎 ……
   「輝二,拓也醒了 …… 嗎?」輝一打開門,看見被輝二抱在懷裡掙扎的拓也「拓也你醒了啊 …… 」
   「呃 …… 對,對呀 …… 」呵呵,他怎麼有種做壞事被抓到的感覺 ……
   「唉 …… 」拓也爬了爬頭髮,嘆了口氣,掙開輝二的懷抱,根據劇本,也差不多該是時候了。微微起身將輝一拉到他身旁跟輝二並肩坐著。
   「拓也。」輝一疑問的看向輝二,而後者一樣跟他一頭霧水。
   「嗯 ── 」分別在輝一跟輝二臉上留下一吻,然後坐在他們兩個面前「輝一跟輝二,老實說,其實我喜歡的人是 …… 」抬頭看著他們的反應表情,拓也不禁笑了出來。再度深吸一口氣,然後繼續開口「是你們兩個。」然後加上大大的笑容。
   「呃 ── 」啊?
   「嘿嘿嘿 …… 」繼續呆笑著的拓也 ……
   「呃 …… 」持續當機的雙子 ……
   「我們兩個都 …… ?」啥?
   「我說,」唉,就知道會這樣「我說你們兩個我都喜歡!」再用肯定的語氣說了一次 ……
   「呃,你是說,我們 …… 兩個都 …… 」
   「嗯,對呀。」有什麼問題嗎?
   「等一下!」輝二出了聲「你是說我們兩個都喜歡是嗎?」這 ── 3p?不行不行! ( 輝二你想太多了。 )
   「嗯,輝二不是說不管我的答案是什麼,你都會接受?」
   「呃 ── 」語塞。
( 果然小拓最黑?一語堵死人。弟弟都這樣了 ── 哥哥也差不到哪裡去 ……)
   「所以,輝二會 …… 答應吧?」一副淚眼汪汪的望著輝二,大有 ” 你不答應我就哭給你看 ” 的覺悟 ……( 這好像是煌才會做的事吧 ……)
   「呃 …… 」汗 …… 看著一旁的輝一,他也是一副 ” 你就乖乖聽人家的話吧 ” 表情,他怎麼覺得拓也現在跟之前都不太一樣?
   「輝二 …… 」淚眼攻擊 ……
   「唔 …… 」可惡,算了!「我答應就是 …… 」
   「呃,那就這樣吧?拓也跟輝二,我們先下去吃個東西?大家應該都還沒吃午餐吧?」輝一拉起拓也,跟著輝二走出房間。
   「嗯。」輝二看向輝一,輝一看向輝二,再一起看向拓也 …… 他們怎麼突然覺得世界一片黑暗的感覺 …… ? ( 因為拓也有幕後黑手 )
   「走吧走吧!」拓也拉著兩人,經過信也房間前,趁雙子不注意時對門板眨了眨眼「信也,謝啦!」然後笑的一臉牲畜無害的下樓準備解釋給小泉跟友樹聽 ……
   「哥,就這樣吧?」信也看向躺再另一邊的千晶 …… 不明的笑了起來 ……

誰說戀愛一定要兩個人?也許三個人更能感受那份 ……

…… 「節制的正位,由朋友變情人及精神的結合 . 」 ……

…… 翻開最後一張牌,一切也將重新開始 …… 三個人的路,會不會比較平穩?應該吧 …… 如果相愛的話 …… 2004/07/20 11:34:37

[ 後記 ]

《 GET THE BIGGEST FIRE 》後記 ,by 一隻被 saya 跟某 sa 用槍指著頭在淚目中修文的狐狸 ......ryu 留

意見那麼多做什麼,如果不是你太混怎麼會弄到現在的地步 = =
嗚 ..... 因為我貼文的時候剛好這兩個傢伙都在線上 , 然後我在會客室被罵的超慘 .... 兩個一起罵 ( 淚 ) 嗚嗚 ......

挖卡卡卡,這是報應 = =+
所以這篇被修過了 . 不過這樣可以提早結束他 ˇ 高興

不過寫完後實在沒有 " 漫步 " 那種會想笑的感覺 ...... 爲啥咧 ?
二十一集 ...... 也真是夠多的 .....( 嘆 )

感覺實在是沒啥雙子拓的情節 , 看起來比較像一拓 + 二拓
不過其實我還蠻喜歡三個人一起的這種感覺 , 甜蜜滴 >0<

那你怎麼不寫甜蜜一點啊?我不擅長感情戲,你不見得不擅長吧
最後 saya 說要寫番外 ...... 你自己趁某蘭還沒回來前寫吧 ( 逃 )

逃什麼逃你也有份
=fin= 2004/07/20 11:46:31

番外篇之 一:僕の結論

「神原信也你該死地給我回來!」

信也頭也不回地往前走,身後是憤怒的小泉、同樣憤怒的友樹和……死不悔改的千晶。

「你到底在你那混賬筆記本上亂寫了什麼東西?!」小泉指著信也的背影形象全無地大罵,不用說又是在哪里被踩到痛腳了。友樹攥緊了拳頭,而千晶也如信也之前一般拿著筆隨時準備記錄有用情報,只是性質完全不同就是了。

信也連轉頭往後看一眼的興趣都沒有,充耳不聞地不緊不慢向前走。(挖卡卡卡,跟 saya 一樣啊 = =+ )他當然不是隨意逃竄,因為眼前正是拓也他們的教室。

「神原信也你給我站住!今天你一定要說清楚,你在你的筆記本裏到底寫了什麼?!」

信也還是不緊不慢地向前走,而老遠就聽見小泉的咆哮聲的拓也等三人也站出來看個究竟。

「怎麼了又吵什麼?」輝二皺眉道,「小泉,你不覺得你的聲音太大了嗎?」

小泉怒道:「源輝二,當初我怎麼幫你的你都不記得了?( saya :你除了倒忙還幫什麼?)你喜歡的是拓也袒護信也幹什麼?」

信也不屑地哼了一聲。他有一千種方法可以整死小泉,但是既然這裏有這麼省力的方法他就不必另外費心了。

「哥哥她欺負我!」

還沒等拓也開口,輝二馬上不客氣地把小泉趕了回去,輝一也柔中帶剛地請友樹離開。至於最討嫌的千晶——

「你不要再來這裏了,我們不歡迎你!」雙子異口同聲地向外頭一指。

(他們還真好用啊……)信也悠哉遊哉地站在拓也身後,閑閑地又往筆記本上記下今天的進度,並且,附上了他的結語:

三角,果然不愧是最穩固的圖形啊!

………………………………

看不明白嗎?也就是說,我們的信也同學覺得,小泉跟友樹的關係,尚不夠穩固,還需要「人為的加固」咧……至於誰會被選中成為「加固的材料」……那就是、新的「傳說」了呀…… = =

---------------------------------------------------------------------- 2004/07/21 09:57:10

真是有趣的結論啊,挖卡卡卡

其實我翻遍了那 172 首歌(之前 164 首的說法是錯的……),一共找出了三個可以做番外篇題目的歌名。但是……很難決定用哪個……

但我決定不抽籤,就這麼寫下去,答案果然就在……倒數第二段……自己無奈地出來了……

WITH THE WILL / 《GET THE BIGGEST FIRE》番外

=====================

   「我出門了!」拓也急急忙忙要著吐司就衝出家門「糟糕!來不及了 …… 」
   拓也急急忙忙的跑著,然後 …… 「哇!抱歉!」撞到了一個人。
   「咦?」那個被撞的人影停下來看了一眼「 …… 」
   「輝一!」一個轉彎,拓也看到在一旁等著他的輝一「你等很久了嗎?」
   「啊,還好啦。」輝一笑著「又睡過頭?今天可是國中的開學日喔,遲到不太好 ^^ 」
   「欸 …… 」拓也抓了抓頭笑著。
   「對了輝一,怎麼沒看到輝二呢?」拓也歪著頭問著。
   「我就站在你後面呀。」伸手一攬,將拓也圈在懷裡「早安呀,拓也。在路上跑那麼快是會撞到人的喔。」然後吻了下去。
   「欸欸欸欸欸 ── 」
   「好啦好啦,走了吧?」將已經石化的拓也拉過,也在他臉上偷了個香,然後往學校走去 ……
   「不過話說回來 …… 」輝一輝二互看了一眼,然後看著穿著新制服的拓也,笑了出來,他真可愛。
   「嗯?」看著突然笑起來的雙子,拓也疑惑的看著兩人,然後,突然也笑了起來。
   「怎麼了?」輝二環住拓也「在笑什麼?」
   「沒啦,就是呀,今天是我們升國中的第一天嘛 ── 」拖長了尾音,又笑了出來。
   「喔~」輝一跟輝二像想到什麼的笑了出來。
   「嘿 ── 從今天開始是國中生,從今天開始終於可以擺脫小泉他們了!」拓也高興的笑了出來。小泉他爸要他去念T女校,這真是太好了,誰叫他們老是處盡機心的要幫助他們 ” 增進感情 ” 。不過老實說小泉會這麼聽話的原因,其實是因為,T中離原來的小學很近。 ( 別忘了泉友 ˇ)
   「沒錯。」輝一笑著接口。
   「那些傢伙最好離的越遠越好。」小泉友樹千晶甚至是信也,這幾個傢伙是離的越遠越好!
   「沒錯沒錯!」拓也握拳說著,這幾個傢伙都很可怕!
   「不過拓也還是一樣可愛呀。」輝一抱著拓也說著。
  「是是 ── 」拉回懷裡,輝二說著「不過今天禮拜一,別忘了。」
   「喂 ── 」從剛剛就一直被抱來抱去的拓也掙扎著「你們兩個夠了!已經到了啦!」不要在學校抱來抱去的!
   「好好。那小拓,說一下。」
   「啥?」
   「別裝傻呀。」
   「喔,啊 …… 就是 …… 」嘆「我最喜歡你們了,輝一跟輝二。」


…… 皇后正位,代表被愛包圍,及因體貼產生的戀情 ……

======================= 2004/07/22 11:56:29

發現第15集的地方出了錯,小拓既然是仰躺的又怎麼可能會看地板呢?啊啊 ── 我怎麼會犯這種白痴錯呢?
算了,我也不想改了,大家看看就好

不過這篇 ...... 可以確定的是我不會再寫番外了
唉呀呀 ...... 結果莫名其妙就掰完了(?)
不過我想寫的就是我之前說的 " 一三五政策 " (笑)
然後秉持著有始有終這篇也有一張牌代表
我本來是想寫 " 命運之輪 " 的說
不過算了

然後題目是 WITH THE WILL , 大家都有未來的嘛 ˇ

不過我比較希望我的未來有塚不二跟二拓就是了 ˇ( 笑 )

返回